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親切的Derrick | 24th Nov 2008, 17:35 PM | 散文 | (211 Reads)
台灣像康城,是個很劇劇化的地方;那裡有前總統在監獄裡絕食、那裡有侯孝賢和他的時光、那裡有高質素的MV但十居其九低質素的電影、還有很多綜藝節目,其中還有些台灣碩之在跑來撞去好不精彩的。

那裡還有台灣偶像劇;以下簡稱台劇。

台 劇一般具有緊密性的結構;首先男主角要帥、或者超級帥,然後老爸不是大劉就是標基,總之通常外表像個二世祖、內心其實只是個容易受傷的男生。然後女主角通 常都不需要是美女,平平凡凡普普通通傻傻呼呼就可以了,大美女通常都會淪為男主角舊情人之類的歹角;建基於這個無敵的結構,就可以生產出一堆台劇。

因為男主角都很富有,所以台劇都很浪漫;因為有錢佬永遠是最浪漫的,你喜歡可以登報紙宣稱正在泡的妞是你的『唯一』、你喜歡可以把發展中的樓盤稱為嘉欣灣、你有需要可以去杜拜帆船酒店爆房。在台劇人物的生命裡要面對的唯一題目,就是愛情。

不需糊口,只要談情你能想像這有多浪漫。

偏偏像男主角這樣的貴公子卻不愛美女、模特兒,卻愛上那位平平無奇並且對自己沒甚好感的女生,而且還喪專一。﹝寫到這裡我開始明白為什麼基斯杜化路蘭會挑美姬佳蘭賀當蝙蝠俠的女神﹞這個精妙的設計好讓大部份女性觀眾也可以代入平凡女人的角色,幻想大劉兒子有天會來泡自己。

所以我覺得人家拿日劇和台劇比較十分多餘;其實要比較的話,台劇應該拿來和日本AV相提並論,在某個程度而言,專一的貴公子跟欲求不滿的痴女是相對不可思議地存在於亞洲裡。

所以女人希望男人學台劇,男人希望女人學AV。


親切的Derrick | 30th Jun 2008, 02:49 AM | 愛情相關 | (229 Reads)
速度超越光速,時間的空間將會扭曲,從這道裂縫可以穿越未來、回到過去。這是在天上人間遇上愛恩斯坦他告訴我關於「孿生子佯謬」之類的一段說話。

但時間是甚麼?既觸不及,也觀察不了,即使我們能夠從時鐘上面讀到它的活動,可但都只是一堆由零至九所組成的數字而已;上面顯示著2008還是2080其實對於時間本身沒有任可意義,反正沙翁也曾嘆:玫瑰的名字甚麼都不是。

可是假如有天起床看到床頭上面那個以電影拍板形式存在的時鐘顯示著2080年這個年份,你也許會擔心這次睡眠怎麼維持了七十二年這麼久,深怕扭開電視看到的是『同事三分親』第十二萬集、或者生理結構再也沒有生理反應,之類。

當然你迅速就會發現這只不過是時鐘跟你開的玩笑;但要是它不玩這般大,簡簡單單騙你十秒或者三分鐘,事情是不會如此容易敗露。我們都輕易地相信時間,可是當時間要作出欺騙的行為,我們連當毛利小五郎的門兒都沒有。

因為時間本質上虛無得像不存在。

但人類這門生物特別喜歡把虛無的不是東西包裝成東西;有些殼王能把一門不值的公司包裝成為比微軟微少許的納斯特克上市科技公司、有些男人可以靠暪靠騙泡著『穿PRADA的惡魔』的年輕女星。本質是甚麼其實一點都不重要丫,因為時鐘仍然顯示著二零零八年。

越是虛無,我們越需要某種具代表意義的物件安撫我們忘記這不是東西本來有多虛無。你掌握了時間,可是周遭的時鐘有多少會跟你所掌握的時間是完全同步的?人類把愛情附身了在多少樣訂情信物鑽石鑽戒黑色領帶上面?

張國榮跟張曼玉在『阿飛正傳』說:「你要記著這一分鐘,因為由這分鐘開始,是屬於我們。」;
意味著結局將以悲哀的形式存在

當愛情附上時間、當虛無附上虛無。


親切的Derrick | 15th Jun 2008, 15:26 PM | 電影相關 | (170 Reads)

如果憎恨是吸氣,寬恕便是呼氣;若果嫉妒是呼氣,憐憫便是吸氣;假若盼望是吸氣,放棄就是呼氣。


金基德如是說。

 

呼吸從字面意義上存在著兩個動作;呼氣、吸氣。把氧氣吸進體內,然後把二氧化碳呼出世界,所謂的靈長類以至地球存在著的大部份生物都依靠著這兩個動作維持著基本生命。 打從吸開始,我們必須呼;直至死亡。

金基德的『呼吸』其實是個很簡單的故事;人妻與死囚劈腿物語。

作為死囚,張震每天都是等待著死亡;作為人妻
,她也在另一個意義上每天等待著死亡他們中間的分別只在於被囚禁的空間而已,或許死囚比人妻優勝作為死亡時間的預測者而言。人妻擁有一個不愛她的丈夫、張震擁有他不愛的男囚友

因為、所以,他們必須戀上

素未謀面的人妻戀上即將處決的死囚本是荒誕絕倫的配搭。但當世界裡頭,都只餘下呼氣卻在快要窒息之際遇到可以吸氣的對象,那個是誰其實一點都並不重要;你只會拚命貪婪的吸,偶爾呼,然後覺得活下來真好,我愛的是你丫

閉上氣
,讓自己死去五分鐘,然後就會遇上偉大的愛情


親切的Derrick | 8th Feb 2008, 15:27 PM | 時事相關 | (158 Reads)
「恭喜發財!」

這是五千年以來最重要的一句祝賀說話,除此以外的所謂祝福語都只是陪襯;甚麼『一本萬利』、『財色兼收』云云 即使說漏了也不會有誰見怪。但是劈頭要是忘了恭喜發財四個字,以後的祝福則大要可能通通變成了咒罵;假如說你只恭賀別人『身體健康』,那你得知道單單身體 健康而不發財有多悲哀。

因為紅包,所以大部年輕人都愛農曆新年;陳冠希就曾告訴我他的法拉利真跑車是用紅包錢買下來的。可是紅包歸紅包,拜年歸拜年,要紅包的條件就是需要去人家的家,跟可能不太相熟的三姑六婆寒暄問侯,盡訴些生硬堆砌的對白。

所以我朋友梁朝吹經常都提倡學習老外,既然人家聖誕節寄聖誕卡,咱們中國人怎麼不在農曆新年互寄紅包?

嗯,世界上總有些人只喜歡高潮而不喜做愛。

可 是在本年度,陳冠希給我們帶來了無窮的話題;即使面對著七歲的表弟還是七十歲的表姐,你都可以跟她分享珍藏閃卡,討論女星們的技術或是男星不知道有沒有們 的尺寸;這簡直一下子把中國人五千年來對性愛忌諱不暄的赤壁狠狠打破,以往有多少人會拿著愛田友光碟往親戚朋友處與眾同樂、仔細研究?

我 相信當我們某天成為歷史人物之際,零捌年將會是重要的里程碑;雖然我們這些身處於洪流中間的人類永遠都不會知道某人的某個決定會造成怎麼樣的影響;就比如 說當西班牙人以暴力征服南美洲的同時毀了留下了最遠古時代記錄的『波波武經』,可能就同時毀了今天歷史學家探索瑪雅文明以至古代超文明奧秘的機會。

又比如說十五世紀西班牙貴族唐璜;他誘拐了一名少女,接著又謀殺掉少女的父親。本來像這樣作惡多端的人物是不會名留青史的,但他卻啟發了後代許多詩人、作家、音樂家的藝術創作靈感。例如,英國大詩人拜倫寫了一首題名為唐璜的長詩;莫札特則以他為題材創作了部名歌劇;蕭伯納也曾借用唐璜的故事寫了部諷刺式的舞臺戲劇

也許鄧警會納入青史、也許冠希會成啟發;誰料得到?
可是整件事情裡頭最具智慧的那位卻只能以『奇拿』這個化名被流傳下去

這是屬於奇拿的悲哀



親切的Derrick | 28th Jan 2008, 15:28 PM | 愛情相關 | (255 Reads)
「情人節是好很恐怖的節日。」

那是我上班經過太古坊,乖搭扶手電梯後那位白領說的。可是他並沒有把原因告訴我,因為我只是跟他相處了一段扶手電梯的過程而已。

後 來我想了很久,情人節的恐怖充其量也只是關於金錢或者說他媽的根本沒有情人。可是這兩者要恐怖上來其實平常也猛得很、而傳統上報章雜誌也不會在此節前刊登 『請勿把身體當作禮物』之類的警告之眼提醒還未準備好禮物的少男少女;反正專家大都以為現在的青少年會在年頭拜年結識,忍到平安夜才去破人家的處。

現實世界外的現實都是非常殘酷的;就好像大戶永遠吃掉散戶,而我們穿著的球鞋永遠殘踏著落後國家的超廉價勞力工作者一樣。

而關於情人節的恐怖其實源自於那堆巧克力。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巧克力成為了愛的象徵,在日本的漫畫裡頭我們都會看見那些主人公們愛鬥多巧克力、在日本的AV裡頭我們都會看見巧克力球那股愛的狠勁;反正從一五二六年科爾特斯把它帶回歐洲開始,巧克力早已被委以迷人、催情、賺錢、減低月事疼痛的使命。

而最近巧克力的任務又增加了一項;它主要成份的『可可』成為了戰爭的重要資源;象牙海岸內戰交戰雙方都以豐富的可可收益賺買武器與及支持民兵。

所以情人節好很恐怖;

你只要想想道情人送你的那塊巧克力會否資助了一顆子彈並剛剛好送進別人的身體之中。


親切的Derrick | 1st Jan 2008, 15:29 PM | 日記 | (137 Reads)
零捌年,扭開菲利蒲,讀到的首個新聞,新聞主播跟我說的竟然是腸仔飽加價;我打賭在她主播生涯中只有一次、至多只有兩次從口中吐出腸仔包三個字,賭注是加價後的腸仔飽。

去年我因為當選了時代雜誌的年度風雲人物,所以沒有寫過多少篇日記。還好今年有位俄羅斯佬接替了我的封面位置,所以在此訂立目標;把這個覆壓三百餘里,隔離天日的廢墟重新建立起來。

雖然大部份曾存於世界上的文明在煙滅後九成也無法重振雄風,瑪雅如是、巴比倫如是、羅馬帝國更如是,可是在昂坪三六零重開後竟然還大排長龍的國度裡,我還信奉著不可能甚麼都不是。

久久沒有寫字,速度變得極為緩慢,再加上菲妮寶的三十七吋在我旁晃來晃去害我根本無法專心,而且不知道誰﹝現在是我首次聽說的李卓庭、接著是小肥,是小肥羊的老闆嗎﹞新年流流又喊苦喊忽,所以先到此為止。

祝各位倖存者2008超級開心!


親切的Derrick | 23rd Nov 2007, 15:30 PM | 電影相關 | (125 Reads)
這是個他媽的寒冷夜晚;

好不容易才從溫暖的被窩裡倒鑽出來,屋裡還滿是熟睡的孩子,為了他們明天的糊口我卻必須在此刻清醒過來幹活兒去。

在這個時份,世界中基本上沒有存在著多少個清醒的人;即使仍然在街上走動的,都是醉得頭暈轉向的酒鬼。

可是在今夜我遇上了他;

他的瞼寵俊美得有點過份,嘴角微微帶彎的,緩緩地朝我過來。我在想,是個裝清醒的醉酒鬼吧,反正在這個天下就只沒有多少個正常人。大概就是想了這三十二個字的片刻,我的胸口已經被插進了一把刀子。

我只好盯著他,也只能緊緊的盯著他。
 
「不好意思,我剛跟兄弟約好要各殺一外人,所以就隨便挑上了你。其實我也不清楚你的死亡對我和兄弟們有甚麼好處之類的意義,反正等等帶你的首級回去我跟他們就能富貴共享就是了。」

他把我提起來,我仍然盯緊著他。逐漸的,我被提起得越來越高,甚至到達了能夠俯瞰著他的位置。我開始感到有點不對勁,隨即把目光向下移動;映入眼睛的是我那具被分離了的身體。

「這就是投名狀丫。」他提著我的頭如是說。



親切的Derrick | 8th Nov 2007, 15:31 PM | 時事相關 | (185 Reads)
突然被召了往北走,跟中國第五代大導演進了頓晚餐;當然我只是超級大陪坐,可是也讓小涂的飯局價應聲提高不少。席間他高談闊論,大概說了點中國電影圈相對演化論之類的話;反正面對著他一腔標準北京國語口音,他談老子或者是老夫子於我來說都是同樣耐人尋味。

我的言語天份是零。

從只及林志玲的膝蓋高到現在應該比她高,我學習了二十年英語;可是說得一點也不像陳冠希。人家窈窕淑女只花了十幾課堂功夫,就說得口流利標準牛津音,但我的發音卻仍像部電子辭典。

還是說回國內飯局,隨著北京市旅遊局因應奧運而公怖了一份『中文菜名英文譯法』後,很多精彩的菜餚翻譯都經已逐漸式微。從前你要是老外,想點客童子雞,則要跟侍應說:「沒有性生活的雞﹝Chicken without sexual life﹞。」

而 且相信大家都知道,國內很多地方也把「乾﹝簡體即干﹞」譯作『FUCK』;所以超級市場裡會掛著『FUCK GOODS』、『FUCK THE CASHIER』之類的指示牌,不知曾否有外國旅客照單全幹?可是關於乾這回事,餐館肯定能教他們對神秘的東方飲食文化更為嚮往。

當他們讀到了乾鍋魚頭,一定會在想;
廚師真強喔!


親切的Derrick | 30th Oct 2007, 15:31 PM | 時事相關 | (829 Reads)
加一千一百八十一點。

香港恆生指數自『八一七事變』後兩個月,任性地急升超過一萬點;幾乎任何消息傳進投資堆裡都會被自動解讀成利好消息,基本上只要抱著九七年師奶無敵抄股方程式『升唔賣、跌唔賣、幾時賣唔知』 的技術進場,都能夠翻上幾翻。

當然傳統智慧告訴我們當小學生也炒股賺部wii的大時代,將離崩盤日子不十分遠。所以部份有遠見的人開始沽期指,由二萬二千點沽到今天差不多三萬二千點;以每點五十元計算,輸掉十張經已輸掉五百萬塊。

基本上當代造淡的都是哥伯尼。

也許你現在讀到這篇東東會感到十分沒趣;或許你已輸掉百張期指、或許你升了一萬點仍然坐深水潛艇、或許你根本對股票這回事沒有興趣。對於最後一種人,黃子華曾說過:「你可能現在會誓神劈願否決對股票的興趣,可是我童年時也曾立下豪情狀語說我不會跟女孩子玩。」

所以可能在某天、也許是十多年後,你會忽然看上我這篇。

容我多說個故事;

一 九七零年代初期,香港股市進入了瘋狂的階段。曾有間名為香港天線的公司宣佈上市,他們聲稱發明了可供家庭使用的天線,雖然其招股書內容清楚列明︰「本公司 剛成立,尚未開始經營,上市集資作研究和發展用途,對未來派息未能保證。」但仍被股民瘋狂追捧。香港天線股票的定價為每股一港元,在上市當日已升至五十港 元,升幅達四千九百巴仙。

最後發現原來只要在大廈頂層豎上根鐵線,也就可以接收電視信號,並可粗略看到電視影像,事件更演變成國際笑話,隨著一九七三年的股災爆發,該股股價插水式下跌至停牌,最後倒閉清盤。

嗯。
所以我還是抽了高達一百倍市盈率的阿里爸爸。


親切的Derrick | 11th Sep 2007, 15:32 PM | 時事相關 | (112 Reads)
好久不見;

這是黃凱芹當年再戰香港的主打歌曲,可是不久他又成為屬於當年的人物。在某個當年,我也曾在這裡記述過街上幼童的一段對話:「阿sa定阿嬌好砌?」,而後來我遊盡藍星還是遍尋不獲雙生兒PG版模型。

是為前話。

今天我在電視機前面則聽說了曾華﹝自後四大天王時代的人名要是尾字為華的都可以省略中間名﹞說:「港府此舉﹝與基金公司搶貨增持港交所﹞並沒有干預市場運作。」

只要有認真閱讀過衛斯理的讀者,也知道語言這回事並不可靠,衛君提倡追求的是心靈上毫無阻隔的直接交流,他認為只有那樣才可以令全人類放下屠刀,衝出銀河系。

無論如何,我倒沒有興趣或能力跟曾華心連心,但是中文在世界過百種語言當中也可算是數一數二弔詭的文化產物,而單單所謂干預這兩字經已難以定義。

假如說你滿心歡喜的去購買雙生兒模型回家砌,此舉可否被形容為干預模型市場運作?應該不,充其量只能說是影響之類。可是又假如有位姓楊的商人大舉不問價購買大量甚至九成的雙生兒模型,引致價格大幅上升而造成大量電車男砌不到這盒名模,那到底算是干預與否?

由於在下在經濟學方面只有中學五年級的官方程度,所以並不懂得回答。但是根據 《魔鬼經濟學》的非傳統智慧,既然美國學校考試成績也能夠跟日本著名相撲手連成為一個經濟微觀問題,因為大可以推斷港交所與巴黎希爾頓也有著同樣的經濟動機。

至於我;眼巴巴的看著它變得漲大卻無能為力,因為早已一刀兩斷。
這為後話。



Next